徐小跃:仁爱 中华传统文化最深沉的精神追求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4-10-28  浏览次数:155

10月13日,经文化部批准,南京图书馆与台湾汉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首届玄览论坛: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在宁隆重举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而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到底是什么?南京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系教授徐小跃在此次玄览论坛上做了更为深入且精彩的剖析——

【主旨发言】

我们这次论坛为什么要选择“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这样一个问题来让大家研讨?我想这不仅是基于单纯地去揭示存留在社会历史中和经史子集中的中华传统文化及其精神价值,更重要的应该是基于对现实的关注来反观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并欲通过揭示这一思想来弥补和对治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或缺和弊端。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即当下的中国最缺少的是什么?这种缺少给中华文化以及人心将会产生何种负面影响?经过思考,我得出以下结论,并将其概括为“三没有”“三不了”。“三没有”是指现代许多中国人没有思想,没有精神,没有信仰。“三不了”是指现代许多中国人不忧患了,不向善了,不敬畏了。而忧患意识乃是中华古代文明之所以产生和延续的文化基因,向善之心乃是构成中国古人的信仰标志,敬畏之感乃是确保这一基因和标志长存的因缘。大家可以设想,当一个民族和国家的许多人没有了思想,没有了精神,没有了信仰,他们不忧患了,不向善了,不敬畏了,其后果是十分可怕和令人担忧的。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就呈现了他的这种忧患。他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如果一个社会形成如下的局面,即人们不修德,不学道,不行义,不向善那将是最为堪忧的事啊!惟其如此,孔子才将“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作为他的一生精神价值追求。

“思以其道易天下”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思想、精神和信仰构成了被中国古人称之为“形而上者谓之道”的具体逐阶上升的内涵。反映人类崇尚的思想,表征人类追求的精神以及代表人类向往的信仰,始终是中华传统文化构筑和践履的大道。中华传统文化一以贯之地“闻于道”“立于道”“志于道”“合于道”。对“道”的追求,无疑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最具特色的价值取向,从而也形成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品质,并从而成为一切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孔子如此强调“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真正原因之所在。

而对“道”的追求又具体通过中国哲学的重人的心性,人的价值和意义,人的生活和生命等问题得到呈现。古中华文明确定了有价值的“社会人间”作为对象并加以热忱地追求,从而形成“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正是“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决定了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主体的儒家文化内在地、必然地要重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关系”之“伦理”定位和“道德”要求。

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当有孔子完善。大家知道,要进入五千年的中华文化,要了解和认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那一定要进入到孔子的思想领域和精神世界之中。中华文明,或说中华传统文化有五千多年的历史,而能成为此历史文化之中心者当推至圣先师孔子。那是因为只有孔子完成了对五千年中华文化的“承前继后”“继往开来”的伟大任务和使命。孔子正是通过一以贯之的“道”去完成这一任务和使命的。而此道就是孔子一生追求和推行的仁爱之道。

由人之为人之根据的至善天良所外化出的“仁爱”德性则又具体成为中国人的向善动力。“仁道”的思想始终要表征的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身之间“关系”以及关系之间的合和、温和、亲爱的美德和精神。“仁”表现的是一种“心”,一种“情”;这一“心”被称为“爱心”,这一“情”被称为“亲情”。没有“心”就无所谓“仁”,没有“情”也无所谓“仁”。

但此心此情当要具体通过特定的精神和意识表现出来,而最能表现“仁”的这一精神和意识的当推儒家的创始人孔子的忠恕之道。忠道是“己欲立而人,己欲达而达人”,意思是说,自己要站得住,同时也使别人站得住;自己要事事行得通,同时也使别人事事行得通。通俗地说,你要立,他人也要立;你要达,他人也要达。你有这个心,他人也有这个心。所以,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中,要始终要做到“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由己推人”。从“忠道”的这些要求中,我们可以概括出“爱”的精神和情怀,那就是“奉献和给予”,而当实施了“奉献和给予”,亦就充分地体现了对他人的“尊重”。恕道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意思是说,自己所不想要的,就不要强加给他人。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不要要求别人与你一样也不喜欢。这里体现了恕道的宽容意识。

由此可见,“忠道”要求的是给他人带去快乐,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恕道”要求的是不给他人带去痛苦,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忠道彰显的是对他人的尊重意识,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恕道表现的是对他的宽容意识,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中华传统文化正是在对这种精情和方向的追求中,实现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以及人与自身的和谐与平衡。所以说,仁爱是中华传统文化最广泛、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有了她,中华民族才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如果要实现符合社会本质和人性的梦想,那一定需要有仁爱的情怀。爱他人,爱国家,爱民族,爱天下,爱和平,应该说是我们当下最需要培植和弘扬的精神和信仰。

徐小跃(南京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哲学系、宗教系教授)

《现代快报》

2014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