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贵:一种充满生命力的新学说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4-05-13  浏览次数:136

新子学:几种可能的路向

——国内外学者畅谈“新子学”发展

编者按

自2012年10月华东师范大学方勇教授于本刊发表专文,提出“新子学”理念以来,学界相关的讨论一直在持续进行。于日前在上海召开的“诸子学现代转型高端研讨会”上,国内外学者就“新子学”进一步发展提出各种看法,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与会学者在“新子学”理论建构之外,更关注“新子学”发展的路向问题,这表明“新子学”正稳步走向实践阶段。本刊撷取部分学者的发言,以飨读者,以期进一步促进“新子学”之发展。

一种充满生命力的新学说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李承贵

在中国当下非常物质化的社会中,有“新子学”这样的精神追求,方勇先生及其团体把学术作为自己的事业,我觉得非常好。我主要讲四个观点:

第一,“新子学”是一种可以充满生命力的新学说。改革开放以来,国学有很多纷争,大家做的工作也很多,但是有勇气提出一个旗帜,一个学说,却不多,因此对“新子学”我非常肯定。“新子学”刚刚提出来,一种新的学说还需要积累力量,它的主题,研究方法,研究范畴,还有它的使命,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厘清。对照新儒家、新道家、新佛学,现在“新子学”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个需要加强。“新子学”应该有一篇长文,系统论述自己的主张。当然,“新子学”刚刚提出,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我相信“新子学”通过方勇先生和他的团队努力十年,五十年,包括其他关心“新子学”朋友的参与,“新子学”会有一个大致的轮廓。

第二,“新子学”和西学的关系。我们都很清楚,近十年来,中国哲学界反思一百多年来,西方文化哲学进入中国后,有一个强烈的反弹,大家在讨论中国哲学合法性问题。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因为引用西方思想作为媒介、坐标、镜子,来看我们中国传统的学说,发现西方哲学解构了传统学术,中国学术的真精神丧失掉了,由此推出建立中国本位的学术与方法的主张。我赞同这一主张,不过我们应该看到,现在是一个地球村时代,王国维先生讲过,现在学术已经没有中西之分。要以更高的眼光看待西方学术,不要因为过去的解构,完全排除西方哲学,这是做不到的。牟宗三先生、冯友兰先生学术中西方的东西去得掉吗?去不掉的。这是中国哲学生生不息的一个部分。因此,“新子学”面对西方也要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立场,学术思想要开放,不要本位主义。

第三,任何学说都无法胸纳百川。一般讲的胸纳百川的学说,在中国学术历史上是不存在的,学术的党派之争是实际存在的。宋明新儒学是三教合一,但问题是合了什么,合在什么地方,合的程度怎么样。朱子、阳明也是有选择的,其选择也是有条件的。“新子学”要胸纳百川,如何可能?

第四,关于引领国学发展方向。我赞同这一气概,“新子学”要引领当下国学发展方向,但是能不能领导是另一个问题。我认为应该有一个指导,一种纯粹的公正的学术精神的指导。现在国学看起来是繁荣的,儿童读经,各种培训,报道、民间团体非常多,好像传统离我们很近,但是事实上泥沙俱下,儒道释的真精神没有来到身边。

《光明日报》2014年5月13日 16版

李承贵: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